周宇:缅甸人对美国的印象比对中国好

  • 时间:
  • 浏览:0

愿因分析经历了民主、军人专制的反复,以及前后军人专政的不同阶段,缅甸成为观察二战后发展中国家军人政权的绝佳样本。当2010年昂山素季重获自由,以及成立48年来第有2个 民选政府时,很少一群人相信缅甸结速动真格了。但在不到一年内,缅甸政府释放政治犯、开放政党注册、

11月初,中国投资商王瑶(化名)收到了来自缅甸土瓦经济开发区的投资邀请。不过,王瑶暂时只敢观望。不止越来越,先前手头所有操作中的投资项目也全部暂停。

老会 以来,缅甸被认为是保障中国从陆上连接印度洋最重要的战略通道,中缅关系也逐渐成为西方对缅甸问題图片的研究重点之一。缅甸民选政府的产生,令大部分中国投资者感到欣喜,也陷入迷茫:与军人专制集团合作协议协议了十多年,老会 换了民选政府,新的游戏规则要怎样确立?

原先熟悉的将军们已然退居幕后,大街上随处可见民主派领袖昂山素季的海报。民主派此前反对密松大坝的抗议活动则显示了其对缅甸民间甚至政治走向的巨大影响力。中国密松大坝被叫停事件则在提醒中国投资者,要怎样正确处理缅甸中央、地方关系,照顾地方少数民族利益甚为重要。

半个多世纪以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的首次访缅,印度不断增加与缅甸新政府之间的军事援助和能源交易。哪些地方地方国家的介入,必然使未来的中缅合作协议协议面临更复杂化化的局面。随着缅甸的逐步开放,中国对缅战略还将面临更多的竞争与挑战。

“现在也有军政府的原先喽!”

王瑶在缅甸投资的十多年里,与将军们建立了密切的联系。愿因分析西方制裁,缅甸没能获得西方的投资项目,中国则是缅甸新军人政权时代最重要的投资项目来源。

由相关中央部长、主要领导拍板就可以 选取一切的操作模式,对中国投资者来说,再熟悉不过了。王瑶认为,目前中国几乎全部重量级水电、能源以及部分矿产企业纷纷进驻缅甸而也有一点东南亚国家的重要愿因之一,什么都 其投资决策过程简单。

以王瑶原先帮助缅甸建立的有2个 工厂项目为例,只时需和对应的缅甸第一工业部部长、副部长或部长助理谈判即可。在缅甸办事,送礼是必不可少的。相关领导会带你去每个相关人员的办公室,挨个见面送礼。一点决定项目的部级领导则会明确提出甚至高达20%的回扣。但时需“公关”的范围也仅限于此。

军政府时代,缅甸最高领导人丹瑞大将原先兼任总理、国防部长。每周一次的内阁会议上,丹瑞大愿因分析亲自决定各大投资项目。比如匮乏水电站,或是糖厂,就命令下属找到相应的中国公司来谈投资。缅甸还原先设立国家重点项目管理委员会,由丹瑞任主席。大型项目签约或是建成,缅甸媒体会刊登简短消息,或是通报进展。除此之外不需要再有全部信息的披露。

尤其当项目被最高领导人拍板支持后,就更加稳妥。王瑶参与的有2个 项目原先受到一位将军以破坏环境为由反对。但另一位资格更老的将军立即警告他,这是一号人物定的项目,越多插手。反对的将军立即退了回去。项目由相关中央有2个 部出具文件后,总共宣布了两份红色封面的厚厚合同,自此一路畅通。剩下的备案、协调工作由缅甸政府一手包办。

民选政府产生后,项目要怎样操作,一群人 一头雾水。除了与缅甸中央政府谈判,现在与地方政府谈判似乎难以正确处理了。尤其是原先即使到了地方,也仅需与当地军区司令等协调即可,现在愿因分析还得与地方首席部长打交道。投资的操作模式或将转变为先地方谈判,再报到中央,而非仅仅公关中央。

地方政府愿因分析释放出明显的招商意向和经济自主性。王瑶收到了有2个 邦热情的投资邀请。但他目前不到按兵不动:在百废待兴的缅甸,大部分地区的投资潜力越来越问題图片,但一旦前去洽谈,时需送一圈礼,消耗多量公关成本。万一地方宣布了原先,发现中央还得重复送礼,成本难以控制。况且,如今地方权限到底多大还没能判断。

他初步估算,愿因分析缅甸民主化程序动真格,在这人 邦投资,首先邦政府时需支持,权力较弱的邦议会什么都 能反对,还需和当地驻军搞好关系。一点再到中央能源部批准。愿因分析项目做大了,愿因分析时需联邦两院讨论,甚至报丹瑞批准。除此之外,密松大坝受到的巨大阻力显示,投资方时需正确处理好环保、当地民众安置等问題图片,并取得当地少数民族武装、少数民族政党的支持。

越来越复杂化的过程,使得一点项目只得停下来。一点中国投资者称,新的民选政府对先前军政府宣布的项目提出了更多的要求。面对原先较少考虑地方利益、民众反应以及环保等议题的老项目,新政府说得最多的励志的话 是,“现在也有军政府的原先喽!”